上海上港武磊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上海上港武磊 >> 廉政教育 >> 廉史鏡鑒
滄桑卻金亭
發布時間: 2019-09-20 08:20:01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筆者近來翻閱志書,看到一則“卻金亭”的記載,有所觸動,遂查閱資料,發現明朝以來,多地曾建有卻金亭,背后皆關聯著古代官員卻金守廉的故事。今擷取幾則,以饗讀者。

浙江溫州卻金亭,位于市區華蓋山北坡,系紀念溫州知府文林所建。文林(1445年—1499年),字宗儒,長洲(在今江蘇蘇州)人,明成化八年(1472年)進士,初任永嘉(為溫州下轄縣)知縣。文林任內撫恤貧民,興辦學校,疏通水利,減輕賦役,深受百姓愛戴。后來文林赴山東博平等地為官,溫州人民一直渴望文林再來溫州,遂聯名向上表達訴求。弘治十一年(1498年),文林來任溫州知府。到任后,他立即處理積案,因為積勞成疾,次年卒于任內。文林卒時,篋內沒有一件溫州的東西,連一雙鞋也是老家帶來的。溫州吏民自愿湊集千金為其治喪,家人遵其遺訓謝絕一切喪禮。溫州鄉民為此在華蓋山建了一座亭子,名為“卻金亭”,以表敬仰。值得一提的是,文林有一個名滿天下的兒子,就是明朝書畫大家文徵明。

江蘇阜寧卻金亭,位于廟灣古鎮內,是紀念兩淮鹽運使范鏓所建的。范鏓,字平甫,生卒年不詳,先祖為江西樂平人,后遷居沈陽。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任兩淮鹽運使,駐揚州。當時,阜寧尚未立縣,阜寧城稱作廟灣鎮。廟灣鹽業生產發展迅速,洪武年間就居兩淮三十大鹽場之列。范鏓到任之后,深入廟灣鹽場,察訪煮鹽的灶民,向朝廷提出改革鹽法的十條建議。遇有災荒,他用心賑濟災民,允許灶民緩交賦稅,寬免過重的徭役。老百姓編了一首歌謠稱頌他:“范來早,我來飽;范來遲,我人饑?!奔尉甘輳?537年),范鏓調任四川參政,廟灣送行的百姓擠滿了道旁。民眾湊錢相贈,他堅辭不受。于是,廟灣百姓用湊來的銀兩在鹽課司街南建了一座卻金亭。

廣東東莞卻金亭,位于城區光明路與教場街交叉口處,系紀念番禺知縣李愷所建。李愷,生卒年不詳,字克諧,福建惠安人。李愷任番禺知縣時,恰逢明代海禁趨于收緊的階段。官府對外商船舶限定了種種苛刻條件,有的官員乘機盤剝外商,或胡亂???,或索要賄賂。有感于種種流弊,李愷上任后對下屬規定,對外商船舶,不強行封船,不從中抽分,不索取錢財,亦不得強行拉差,嚴禁騷擾。嘉靖十七年(1538年),李愷到莞城(即今東莞)查驗外商船舶貨物,其處事公正,待人誠信,令外商耳目一新,心生感激。暹羅(今泰國)商人奈治鴉看邀集外商,籌得一百兩白銀,送給李愷,李愷堅決不受。奈治鴉看又到廣州找到李愷的上司,請求用這筆錢建個亭子,以表彰李愷的廉潔。得到批準后,奈治鴉看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在當時東莞最熱鬧的地方筑亭、立碑,亭名“卻金亭”,這種由外國商人出資建立的卻金亭極為少見。

海外的琉球群島也曾數次為中國官員修建卻金亭。琉球從隋朝起就與中國有往來。自洪武十六年(1383年)起,歷代琉球王都向中國請求冊封,這種關系延續了整整五個世紀,直至清光緒五年(1879年)。明清兩代,前往琉球舉行冊封儀式是非常艱巨的使命,路途遙遠,航路險惡,“浪大如山,波迅如矢,風濤洶涌,極目連天”,隨時可能葬身大海。早期冊封使的船上甚至載有棺材,并將銀牌掛于棺首,上面寫有某某使棺,以防途中遇險,好有葬身之所。冊封使克服艱難險阻到琉球,帶來了中國的貨物與文化,琉球朝野十分歡迎,常以重金回贈。使臣們認識到自身的清廉關系到國家的形象,大多予以謝絕。琉球朝野敬佩使臣們的廉潔,曾數次在那霸為他們修建卻金亭,以為表彰。

世間的卻金亭,有的仍在原址,有的幾經重建,有的已湮沒于歷史的塵埃。但卻金亭所折射出的古代賢官的廉潔品格卻不會消失,永遠值得后人銘記和弘揚。(潘曉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