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港武磊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上海上港武磊 >> 時政頭條
70年·我家相冊 | 安居樂業,向幸福再出發!
發布時間: 2019-10-09 07:24:56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閑暇時翻看家里的相冊,幾張照片引發了我對幾十年來農業勞作的回憶。

我小時候,最忙的日子就屬幫父母割麥子那幾天。那是20世紀90年代,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已經有些年頭了,我們家5口人一共分得6畝地,都種上了麥子。每當快到麥收的時節,父母就時常在黑黑的土地頭,望著黃黃的麥子,一站就是好久。這是我們家的主要收入來源,解決了我們一家人的溫飽。有時吃完飯,父親就會在桌邊嘮叨幾句,“現在大家都能吃得飽,這要感謝共產黨領導,我小的時候可是經常吃不飽呢?!?/p>

父親小時候,那時小麥的產量不高,所以只能算是能吃上糧食,還遠遠沒有達到吃飽的程度。

爺爺聽到父親講過去的事,也要炫耀一下自己,講他當年如何帶領大伙在生產隊里干活,掙工分。那是上世紀70年代,實行土地公有制,爺爺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在生產隊里擔任互助組組長。各互助組經常要到隊里開會,商討一下上面安排給各家的指標完成情況,傳達公社的新安排。每次爺爺給自己分配的任務都是最多最重的,他覺得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就是要帶頭干活,就是要能吃苦。

我的奶奶在地里干活。

進入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們這里開始了第一輪土地承包,承包土地的期限為15年。6月的田地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各家都在忙著收割麥子。雖然太陽很高,但大家并不在意,在意的只是盡快的割完田地里又高又密的麥子。豐收的麥?;岜輝說較繢锏牧腹芩?,那是專門負責收糧食的地方。賣糧食的時候父親非???,手里數著一沓沓的鈔票,告訴我們這是用來供我們讀書的錢。那時左鄰右舍的莊稼收成都很好,大家在吃飽飯之外還會有一些富余,時不時也可以吃上幾頓豬肉。

九十年代,第二輪土地承包開始了。土地又可以再種30年了。父親時常感嘆:“土地可是我們的命根子,共產黨始終替我們想著土地?!閉飧鍪焙?,我的哥哥到省城打工了,種地的任務落在了父親的身上。哥哥的打工收入是家里的重要經濟來源,甚至比父親種地的收入還要高,我家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

我的姨父在用現代化機械收割糧食。

21世紀,國家的政策越來越好,土地可以流轉了。由于村里很多年輕力壯的小伙子都外出打工了,這些人家的土地大都流轉給種糧大戶種植。我們家中的土地就流轉給了我的姨父,每年的租金五千元,這也成了我們家一筆不小的收入。我的姨父專門從事農業生產,我們村里大部分農戶的土地都被他承包種上麥子了,他說社會發展了、科技進步了,再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樣種地掙辛苦錢了。每年麥收季節,姨父的兩臺一體化機械齊上陣,大片大片麥子不一會兒就被收割完畢,一邊收割,一邊出麥粒。姨父的糧食不僅產量翻番,銷量也很好,只需一個電話,糧食便被送到聯系好的農產品公司,廠家直銷,沒有中間商,說不準哪家超市里包裝待售的糧食就是姨父生產的。

新時代,我的哥哥發展起了綠色生態農業。

隨著城鎮化建設的不斷推進,農村的耕地也愈發珍貴。外出打工的哥哥在外“學成歸來”,做起了當下流行的綠色生態農業。哥哥承包了隔壁二叔家的4畝土地,加上我們自家的6畝土地,一共10畝,他架起了大棚,種植生態蔬菜、生態水果、生態蘑菇......在哥哥的大棚里,冬天也能吃上無籽西瓜。哥哥的農場是村里重點培育的項目,在鄉里也小有名氣,得到了不少政策扶持,哥哥也成了致富帶頭人,還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入黨可是哥哥最引以為傲的大事!哥哥每天佩戴黨徽,他說:“別看我們現在把農場經營得很氣派,這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沒有共產黨的好政策,哪有現在致富的我們!”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30年。對億萬農民來說,這無疑是一顆“定心丸”。在黨的好政策指引下,我哥致富了,我們家日子富裕了,村里不少年輕人都學起了哥哥,有的栽培起了食用菌,有的種植上了果樹,就在去年,村里僅有的幾家貧困戶也脫貧了,大部分農戶都開上了汽車,住上了新房子,有的閑暇時還出去旅游,真是安居樂業!新時代,大家都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奔頭,都在向著幸福再出發?。ń帳°粞糲丶臀轡?nbsp; 莊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