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港武磊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上海上港武磊 >> 彩云論壇 >> 清風文苑
山鄉巨變:我所經歷的40年
發布時間: 2019-10-09 08:03:47 來源: 昆明市紀委監委

“兒子,國慶節要回來,帶著冉冉來!”

“媽,我們回來呢!”

每到節假日前夕,媽媽都要打電話來,要我帶著孩子一起回家,她老人家想孫女了。

對于出生在80年代初的我們,每次回家,都能感受到家鄉的發展變化。這種變化,正是我們偉大祖國劈波斬浪邁向偉大復興進程中的一個個小小的縮影。

居所巨變:土墻房子——紅磚平房——鄉村別墅

80年代,我們居住在聯排的老房子里。這種老房子屬土木結構的土墻房子,先立柱上梁,通過卯榫連接,然后夯土成墻、圍柱成房。房子分上下兩層,用厚實的木板分隔開來。樓上住人和堆放糧食,樓下是堂屋和畜圈,標準的人畜混居。

我們這一排老房子,一共有5戶30人,住房十分緊缺,戶均1.5間房子,十分的擁擠。而我們家有7人,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和我們3兄弟,我們家就更擁擠了,我們弟兄三人就擠在一張小床上,直到上初中去住校。

90年代初,改革開放已經推進了10多年,少部分家庭有了一定的積蓄,他們開始建磚房了。

我們小鎮上有一個磚廠,專門燒紅磚,我們這里的磚房全是紅磚房。那時的磚房,都是“大三間帶耳房”,都只建得起一層,所以是紅磚平房。所謂“大三間”,是我們這里建房子的一貫布局,正中間這整間是客廳,左右兩間分別隔開成4個室,其中3個臥室和1個物品堆放間;所謂“耳房”,就是廚房,用來做飯、吃飯的一個小房間。有的“耳房”就與“大三間”連在一起,形成一個直角,有的單獨建在旁邊。

接二連三的,有過半數的家庭在90年代建起了紅磚平房,他們戶均3間房子。

而那個時候,我們弟兄三人都在讀書,所有的積蓄都給我們讀書了。

進入21世紀,大家的條件更好了,富裕起來的家庭開始建鄉村別墅了。即便是有困難的群眾,也在努力勞動,努力改善自己的居住條件。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國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戰略布局,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有效實施,人民群眾共享發展成果,建檔立卡貧困戶更是受益匪淺,家家戶戶建起了新房,住進了寬敞明亮又安全的新居,徹底摘下了貧困的帽子。

而通過這些年的奮斗,我們弟兄三人也都各自成家。大哥在老家建起了三層小樓;二哥在市里買了商品房;我在縣城也有了屬于自己的安樂小窩。

出行巨變:雙腳丈量——兩輪快跑——四輪飛馳

我的老家在一個小山坳里,距離集鎮有3公里。說遠不遠,算近不近。

80年代,我們童年的時候,村里的人要去“趕街”,大部分人都是靠著雙腳,反反復復的去丈量這3公里的路程,有時還要背負幾十斤重的物品;如果是要拉運大宗的物資,才會用到馬車或牛車。

我小時印象最深的一次,大概六、七歲的時候,我們一家人都去賣梨,那天一直下著大雨。爸爸用竹筐挑著兩筐梨、媽媽背著一大背籮梨,帶著大哥二哥早早地“趕街”去了。我也很想去,雖然下著雨,雖然那個路很爛、很滑,到處是泥坑,我就黏著爺爺奶奶,要他們帶我一起去“趕街”。爺爺背著一籮梨和奶奶一起拉著我,我披著一個“雨衣”(媽媽用化肥口袋內袋改做的塑料油紙雨衣),深一腳淺一腳的、高高新興的“趕街”去了。3公里的路,對那時年幼的我來說,太長了、太難走了,走一段,換奶奶背我一段。后來怎么找到爸爸媽媽的,我早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我是坐在竹筐里,爸爸挑回家的。

90年代初期,自行車出現在我們村子里?!胺篩搿薄胺锘恕薄壩讕謾閉餳父雒摯際煜げ⒋?。

我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從本村小學轉學到鎮上的小學,開啟了寄校生活,與此同時,兩個哥哥都在上初中。當時的初中與小學就連在一起,每次都是哥哥用自行車載著我上學、回家。雖然路很顛簸,屁股被顛的很疼很疼,但是節省路上的時間,比起走路來說,算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再后來,哥哥們也教會我騎自行車。

大概在1995年的時候,從小鎮到村里的路要修直、擴寬,每戶人家負責一段,每家都要投工投勞。溝渠、管道、擋墻由村里統一負責,各家各戶負責的那一段路,都要由自己去開挖路面,拉狗頭石(像狗的頭一般大小的青石)來填平整,在上面鋪上一層陽崗石(山上公分石大小的風化石,碾壓過后易變成小石子填平石頭縫隙)。我們家承擔的那段路,在整條路的中部,在一個小坡面上,利于排水,一側靠地、另一側靠小河。爸爸帶著我們三兄弟開挖路面、拉石頭,鋪路面,填縫隙,我們都干得很賣力。路修好了,很直、很寬,一條平坦的大道把我們村和小鎮連接起來了,自行車跑在上面也不顛簸了。只是我也很少再騎自行車了,因為我到縣城讀高中去了。

后來,摩托車也多了起來。再往后,小汽車也進入了農村家庭。

2005年,這條路再次重修。不是因為路爛了,而是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加大了基礎設施建設力度。借此東風,我們村這條路,變成了筆直的水泥路。在此之前,經過小鎮的高速公路已從上面架橋一穿而過。

2015年底,這條路再次重生,在水泥路的另一頭,聯通了一條穿行在山間的柏油路,變成了連接兩個鄉鎮的一條通道,跑在上面的車輛越發的多起來。

而我,也在今年8月份,購買了一輛國產的小汽車,方便自己出行、回家,也可作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一份賀禮吧!

教育巨變:讀完小學——上過高中——大學畢業

邊遠貧窮的小山村,教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在80年代,讀完小學的就是高學歷了。爸爸媽媽曾說過,我們全村只有3個人讀過高小,當時,教育部門的人還來動員他們在村子里教書,我的媽媽是其中之一。盡管媽媽沒能當上老師,但是,爸爸媽媽很支持我們讀書。

我的小學上的很辛苦。小學一年級,那時我6歲,學校離家1公里遠,是一間土房子,我們經常幾個人約著一起走。最怕的是下雨天和冬天。下雨天,一雙鞋容易被雨水打濕,腳就這樣捂在鞋子里,很難受,直到回到家,拿在火塘邊,慢慢的烘干;冬天,學校里太冷,我們提著一個小烘籠(類似今天的取暖器,只是當時是鐵皮做成的,里面放點木柴燒著過后已無煙但還未燃盡的部分)取暖,手腳時?;岜歡車悶鴝炒?,又癢又疼。二年級的時候,我們的教室搬回本村里,也是一棟土房子里,此時,可以自己一個人去學校了。三年級的時候又再次回到一年級時所在地,只是土房子換成了兩層的磚房,是當時全村最好的房子,我在這里讀完三、四年級。五年級的時候,我轉學到鎮上的小學,學習顯得很吃力,慢慢的才追趕上來。

那時,很多同學讀著讀著就不再讀書了。

到了90年代,讀完初中、高中的不多,能考大學的更是鳳毛麟角。所以,有一個高中畢業證,在大家的眼中,儼然已是知識分子了。我們村和我一起讀初中的同學共有9人,讀完初中的只有7人,再接著讀高中(中專)的只有3人,高考上大學的只有我一個,也是從國家恢復高考后考上本科的第一個。

進入21世紀,每年都能聽到有人考上大學了,這些年還能聽到有人考上“985”“211”等重點大學了,也有人繼續讀研究生了……

每次回家,山上越發的清翠蔥綠、田間越發的整齊有序、路上小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擺脫貧困,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考上大學,越來越多的人取得了更大的成就,看到家鄉變得越來越好,值此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衷心的祝福偉大祖國繁榮富強?。?span style="text-indent: 2em;">東川區紀委監委  陳品紅)

相關文章